不值!
  為逃14元車費
  四個小年輕翻牆逃走
  一人頭部著地受重傷
  □本報記者 王晨輝 吳佳妮 朱寅
  通訊員 鐘英
  小趙靜靜地躺在搶救室的病房內,如果知道會這麼危險,也許,當時借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會跳了。
  昨天凌晨,小趙和3個朋友喝了酒,一起在杭州吳山廣場一酒吧出來,打算打車回蕭山。因為司機不肯去,只把他們帶到了城東總管塘一帶,他們就和司機起了爭執,並且連那十三四塊錢車費也不願意付,直接走人。
  那麼,這和小趙受傷,又有什麼關係呢?
  和的哥發生爭執
  4個年輕人拒付車費
  出租車司機姓鄭,據鄭師傅回憶,昨天凌晨,3男1女,4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在吳山廣場上了他的車。
  據其中一個年輕人說,他們想打車到蕭山,然而,鄭師傅卻不太願意去蕭山。最後,鄭師傅把他們送到了杭州城東的總管塘,說那兒有很多蕭山出租車可以搭乘。
  到了總管塘,其中一個年輕人下了車問車費,蕭山出租車開價說要100元。他們覺得太貴,就對鄭師傅說,還是希望能載他們去蕭山,車費按打表來,該付多少就付多少。
  但鄭師傅卻依舊不願意,雙方起了爭執。4個年輕人一堵氣,索性連從吳山廣場到總管塘的十三四元車錢也不付了,直接下了車。“下車時,其中一個年輕人還踢了車一腳。”鄭師傅說。
  這下,鄭師傅不幹了,下車追這夥年輕人,最後追到了一條斷頭路上。鄭師傅說,他也不敢追得很緊,畢竟對方是4個人,自己也怕吃虧。於是,他又退了回去,報了警。
  很快,警察就到了。
  醉酒翻牆
  頭部著地受重傷
  然而,就在鄭師傅報警前,這四個小年輕已經準備翻牆離開:兩個人已經翻過了牆,還有兩人仍站在牆上。
  但看到兩個同伴已翻過牆,另外兩個小年輕最終也還是跟著翻了過去。等到他倆翻到牆的那一頭才發現,第二個翻過牆的人,也就是小趙,躺在地上,受了重傷。
  小趙很快被送到了浙醫二院。昨天下午,記者在醫院搶救室見到他時,他還在複蘇室里接受搶救。
  四個年輕人中,兩人已被警方帶去進行瞭解情況,還有一人上午留在醫院。
  對於他們為何要跳牆,雙方則各有說法。據小趙的同伴稱,他們是被出租車司機逼得沒辦法才跳的。而鄭師傅則說,他並沒有追得很緊,看4個人爬上牆,當時還對他們說“的費不要了,就當這單白做”。
  小趙今年21歲,其他幾個年輕人也是20歲出頭,4人都是安徽人,目前在蕭山工作。
  據瞭解,小趙他們翻的這堵牆,是用磚塊砌成的老牆,3米左右高,一般情況下,年輕人跳下去是沒什麼問題的。可能是因為天黑,加上喝過酒,小趙跳下去後頭部著地,造成了意外。
  的哥有拒載、議價嫌疑
  具體情況尚待調查
  乘客想去蕭山,出租車司機卻一個要議價,一個不太願意去,這是否已經違規?
  記者咨詢了杭州市運管局,該局法規處相關負責人解釋,這得看當時的具體情況。
  按照目前瞭解情況,杭州主城區出租車司機在乘客打上車後,與其協商將乘客送到總管塘,乘客同意,“這就相當於一個運輸合同成立,當司機把乘客送到目的地總管塘,這個合同就已經完成了。”而接下去,乘客再次要求將其送到蕭山,而司機卻不願意去,是否違規,一個得看乘客意願是否表述清楚,另外也要看司機是否有正當的理由。
  “如果乘客喝過酒,可能表述方面有存在問題,因此,目前只能說的哥有拒載的嫌疑。”該負責人稱,對於蕭山牌照的出租車,則涉嫌異地駐地營運,以及議價,“總管塘那邊蕭山牌照出租車異地駐地營運情況屢禁不止。我們增派了人力,併進行攝像頭監控,但凌晨時分,監控可能存在空當期,我們也會繼續加大打擊力度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此事目前仍在調查中,如有投訴,運管部門將第一時間進行查處。
  (原標題:四個小年輕翻牆逃走一人頭部著地受重傷)
創作者介紹

om54omcv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